租房也能落户、年底公办学校普遍向随迁子女开放

搜狐焦点宁波站 2019-04-09 09:24:47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允许租赁房屋的常住人口在城市公共户口落户,2019年底实现公办学校普遍向随迁子女开放。

节后首个工作日,就出了个大新闻:在城市落户的限制将被进一步放宽。

4月8日,国家发改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明确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Ⅱ型大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300万)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Ⅰ型大城市(城区常住人口300-500万)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

另外,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

先别急着欢呼,因为除了放开落户,还有许多基本公共服务也将全覆盖!

其中,要允许租赁房屋的常住人口在城市公共户口落户。在2018年的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中,当时的说法是:探索租赁房屋的常住人口在城市公共户口落户。2019年,“探索”变成了“允许”,这意味着探索已有一定成果,现如今得到了政策允许。

那么,什么是公共户口?与家庭户口、集体户口有什么区别?

所谓家庭户口,即不少人印象中的“全家人的户口本”,父亲、母亲、子女的户口页均在一个户口簿中。这是以家庭关系立户的,即“具有血缘婚姻或收养关系”。

集体户口,意为很多人一个户口,户籍关系挂靠在一个集体户上,包括学校、单位等。例如,以北京为例,小王从山西省来到北京上大学,他可以选择把户口从山西老家迁往北京,挂靠在学校的集体户上,他的身份证住址也将变成他所在的北京高校。在北京上学期间,他可以参与小客车指标摇号,但不能买房,且毕业后户口要回到原籍。

小刘则在研究生毕业后进入一家承诺解决北京户口的国企,但由于小刘在北京没有住房,户口要挂靠在企业的集体户上,小刘既能参与小客车指标摇号,也能买房,子女也能接受义务教育,在京参加中高考。一旦购买了住房,小刘可以选择将户口迁往住房处。

而公共户口的概念,可以参考上海市的经验。早在2011年,上海就设立了公共户,目的是在解决上海市常住户口中部分特殊困难人群和弱势群体的市内户口迁移方面的一些问题,包括市内户口待定的;落户困难的原上海市户籍刑释解教的;人民法院判决或房屋出售、房屋拆迁、婚姻变化、家庭矛盾等原因须将户口迁出而在上海市确无处落户的;符合保障性租赁住房政策有关“公共户”落户规定的;因家庭矛盾、集体户所在单位不同意迁入等原因不能办理正常落户手续的;其他特殊原因在上海市确无处落户的这六类人群的户口迁移上的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公共户还是上海市常住户口,在待遇上没有区别。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告诉记者,从公共户口来说,一般是集体化,不排除后续就是在当地的街道和居委会直接挂靠户口。

换句话说,公共户,可以看成是另一种形式的集体户。

记者了解到,上海的社区公共户口,可以购买住房;二手房交易中上家不迁出户口而影响购房者利益的户口“老赖”问题,也可将其迁至社区公共户,解决问题。

不过,并不是所有城市都有公共户。比如北京暂时还没有设立公共户,上海、青岛、郑州就设立了公共户。允许租房常住人口落户城市公共户口,将有助于推动1亿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提高城镇化率,不再让买房成为落户城市的唯一途径。

《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中,还提到2019年年底所有义务教育学校达到基本办学条件“20 条底线”要求,在随迁子女较多城市加大教育资源供给,实现公办学校普遍向随迁子女开放,完善随迁子女在流入地参加高考的政策。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一点非常重要,是推动未落户城镇的常住人口平等享有基本公共服务的重要举措之一。目前在北京,外地户籍仍只能考高职。

另外,2019年的重点任务还涉及了诸多与你我相关的民生领域,包括全面推进建立统一的城乡居民医保制度,提高跨省异地就医住院费用线上结算率,推进远程医疗和社区医院高质量发展;推进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参保扩面,指导各地区全面建立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确定和基础养老金正常调整机制;强化全方位公共就业服务,推进农民工职业技能培训扩面提质;持续深化利用集体建设用地建设租赁住房试点,扩大公租房和住房公积金制度向常住人口覆盖范围;合理发展城镇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充分考虑婴幼儿随迁子女的照护服务需求等。

21世纪经济报道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