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惠州最大房企破产,大量烂尾项目等待接盘

搜狐焦点宁波站 2021-09-29 10:23:28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急速扩张,四处借款,最终让光耀集团倒下。

来源:界面新闻  张子怡 

记者|张子怡

在惠州,光耀集团曾无人不知,不少人甚至对其旗下楼盘开盘时的热卖景象历历在目。然而,这家曾经惠州最大的房地产公司,在苦苦挣扎近4年后,终是以破产告终。

9月26日,光耀集团发布公告,正式宣布集团破产。

光耀集团2002年在惠州成立,5年后成为惠城区销售冠军。2010年,光耀集团开始“走出”惠州,业务迅猛拓展至珠三角、长三角、环渤海区域。随后其总部迁入深圳,并于2011-2013年连续三年被评为中国房地产百强企业,年销售额一度逼近80亿元。

2014年光耀集团被曝资金链危机,多项目逾期未能交房,且处于停工状态;2018年1月4日,广东省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外发布公告,称光耀集团正在申请破产重整。

截至2016年6月30日,光耀集团资产清查总额约为64亿元,负债清查总额约为79.7亿元,加上为关联公司提供担保产生的负债约26.2亿元,光耀集团总计负债105.94亿元。

光耀集团实控人兼董事长郭耀名在公司爆发债务危机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资金缺口有3亿—5亿元,只要能找到这笔钱,光耀就能缓过来。

然而,光耀集团并未能如郭耀名所言。债务危机爆发后,惠州市政府曾在2014年成立“光耀项目问题协调处理小组”,帮助光耀集团解决资金链和房产产权问题,但面对庞大的资金缺口和众多楼盘的问题,光耀集团难以从困境中解脱。

据天眼查app显示,光耀集团关联的法律诉讼较多,数案件涉及商品房预售合同纠纷、金融合同借款纠纷等。在各类型的涉诉案件中,商品房预售合同纠纷多达603件,商品房销售合同纠纷达136件。

这也意味着,在光耀集团宣布破产后,至少有上百名业主面临着无房可收的窘境。

除此之外,光耀集团还有上百亿的债务压身,不少自然人都同公司有借款合同纠纷。

截至2018年5月2日,共有1172家债权人向光耀集团申报债权,申报总额达212.78亿元,债权种类主要有税款、财产担保、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等。

举债高杠杆发展是击溃光耀的最重要的原因。

光耀集团董事长郭耀名在债务危机初始阶段,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时表示,光耀集团曾两次尝试通过重组上市,但都以失败告终,并让光耀损耗巨大,资金链由此开始紧绷。

第一次是2011年,光耀集团通过收购新都酒店想借壳上市,3年投入10亿元。但收购完后,因有房地产背景,政策不支持重组而失败。

第二次,光耀集团想通过矿业来重组上市,并花费2亿元在湖南买了两个矿井,但不久矿业开始走下坡路,导致第二次重组失败。

郭耀名表示这两次失败让光耀投进去的钱全部打了水漂,光耀的资金链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绷紧。

此外,从2011年开始光耀集团借了15亿的民间借贷,占光耀整个融资规模1/3。民间借贷周期短、利息高,而光耀的借贷规模为15亿元,时间为3年,光是利息就高达十几亿元。

债务生债务,加上2014年正值地产市场出现下行,市场不如原来红火,销售端的回笼艰难让光耀彻底陷入危机。

在光耀集团破产重整的四年时间里,曾通过政府注入资金、上市房企收购、准业主们自行筹款复工复建等方式复活了部分楼盘,但其中遗存着复杂的法律关系问题,仍然难解。

今年8月,有媒体曝出曾由光耀集团开发的惠阳区秋长镇光耀将军湖百万花城(现更名为恒大百万花城)业主被要求限期搬,原因是许多业主购房时没有网签备案,所以在光耀资金链断裂后,物权被法院判给承建商。

而光耀将军湖百万花城能够交付,还是因惠阳政府在相关资金中调出2个亿的扶工基金后从一堆烂尾楼中“复活”的,但光耀旗下翡俪港等其他楼盘的盘活还遥遥无期。

在光耀宣布破产后,当初购房者如何维护自己的权益?

根据《破产法》相关规定,债权清偿会按照破产费用和共益债务、欠缴税款本金和社保债权的顺序优先偿还,普通债权次之,不足部分将按比例偿付。

如果购房者没收到房屋,决定不再继续履行合同,则转化为合同债权,只能申报债权,不能得到房产,等待管理人主持下的破产清偿。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